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 论文范文 > > 女性受教育程度对生育年龄的影响调查
论文范文

女性受教育程度对生育年龄的影响调查

摘要:摘 要: 自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的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经济增长使国家意识到教育在经济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 而技术进步是由人力资本推动的, 教育则是形成人力资本最主要的途径。经济增长带动了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 而
关键词:女性,教育,程度,生育,年龄,影响,调查,改革开放,以来,我

  摘   要:  自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的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经济增长使国家意识到教育在经济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 而技术进步是由人力资本推动的, 教育则是形成人力资本最主要的途径。经济增长带动了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 而对教育的持续强化反过来促进经济更加繁荣, 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共同进步。随着社会进步, 教育也愈加公平化, 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正不断提高。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 其初婚年龄将随着受教育年限的增长而推迟, 生育年龄亦将随之推后。

  关键词:  受教育程度不同,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因此, 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教育进步的情况。本文利用第五次人口普查和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计算2000年与2010的分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了解21世纪我国女性按受教育程度不同划分的平均生育年龄情况。

  一、分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计算女性平均生育年龄的公式为:

  式中t表示育龄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 x表示年龄, f (x) 为妇女的年龄别生育率。

女性受教育程度对生育年龄的影响调查

  将 (1) 式的妇女生育率中加入受教育程度的因素i, 则在生育率中加入受教育程度因素得到受教育程度不同的女性的分教育—年龄别生育率fi (x) 。因此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公式为:

  根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和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所提供的数据, 采用 (1) 、 (2) 式计算所得我国受教育程度不同的女性其平均生育年龄如表1所示。

  通过观察表1的结果, 我们发现2000年和2010年均印证了一个这样事实:

  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越高, 其平均生育年龄越晚。本科及以上的女性平均生育年龄最晚, 受教育程度为小学的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与未上过学的女性一致或更小, 而且2010年受教育程度为小学、初中的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均比未上过学的女性小, 这种情况有悖于我们的普遍认识。考虑到该计算方法中未分孩次, 可能存在未上过小学的女性生育二胎、三胎现象更为常见, 生育二胎、三胎数量远大于教育程度为小学、初中女性而导致最终出现未上过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更高的情况, 为排除该影响后文将把孩次的因素考虑在内来试图解释该结论产生的原因。将2000年与2010年的分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进行对比分析, 可以发现这十年间不仅总平均生育率增加了两岁, 每一个教育分类下的平均生育年龄均增加了两岁左右。由此可见, 2000年-2010年全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的推迟不单单是由于教育程度地提高, 而是由于其他因素共同起作用。然而这样笼统地观察相对片面, 本文加入孩次别因素计算受教育程度不同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 探究其内部存在的差别。

  二、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由前文公式推导可知将, 算出分教育—年龄别生育率即可计算出受教育程度不同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由此可见, 我们将孩次别因素加入分教育—年龄别生育率中可计算得到分教育—年龄—年龄别生育率f (x) i, j, 进而计算得到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即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的计算公式为:

  根据加入孩次别因素后的公式 (3) 计算得到的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如表2所示。

  表1 2000、2010年我国分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表1 2000、2010年我国分教育程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表2 2000、2010年我国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表2 2000、2010年我国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

  表2显示:在2000、2010年份中各孩次的平均生育年龄均随母亲受教育程度提高而推后。分孩次计算不同教育程度的平均生育年龄后发现:排除了孩次的影响之后, 表1中所存在的未上过学女性平均生育年龄较小学、初中教育程度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更高的情况得以解释。将2000年与2010年的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进行对比分析, 在2010年各孩次、教育程度的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均比2000年高, 两年各孩次平均生育年龄差如图1所示。

  图1 2000与2010年我国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之差
图1 2000与2010年我国分教育—孩次别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之差

  如图1所示, 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点结论:

  (1) 该两年各孩次的平均生育年龄之差随教育程度提高均基本呈现出“倒U”型, 同时最低点随孩次增加而推后:1孩年龄差于小学—初中达到最低, 2孩年龄差于初中—高中时低至波谷, 3孩及以上年龄差与高中时达到最低。

  (2) 无论是是1孩、2孩还是3孩及以上, 未上过学的母亲生育孩子的平均年龄之差与其他受教育程度相比相对较大, 证明即使未受过教育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龄也会随社会发展而推迟。该结论似乎否定了教育的作用, 其实不然。笔者认为一方面我国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对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存在直接影响导致其推迟;一方面经济发展导致育儿成本大幅度提高, 未受过教育的女性需要更长事件的资本积累使她们有能力更好地养育孩子;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开放和交融, 未接受教育的女性同样有机会接触到新的主流的生育观念, 从而影响她们的生育观念, 这种改变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教育的间接作用。

  (3) 受教育程度为高中及以上的女性在2000年与2010年间生育一孩的年龄差远大于生育二孩、三孩及以上的妇女年龄差。随着教育事业地蓬勃发展, 女性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越来越多, 2000年至2010年, 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数量日益增加。教育期限的延长必然带来生育年龄的推迟, 高中以上的女性生育一孩的年龄推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她们对于生育二孩、三孩的年龄进一步推迟, 考虑到高龄生育的风险, 其二孩、三孩生育意愿显着下降。由此, 生育二孩、三孩的女性数量下降。

  综合上述分析, 不难看出, 2000年至2010年我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推迟与她们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存在莫大的关系, 然而二者之间具体呈现出哪种类型的关系本文未对其进行深入探讨。

  本文仅就宏观总体情况对该问题进行研究, 然而我国地域辽阔, 存在城乡教育不平等、生育政策不同等多种问题, 若将妇女的平均生育年龄分类更加细分将得到更有指导意义的结论。

  参考文献:

  [1] 李国经.我国妇女平均生育年龄动态分析 (1960-1981年) [J].人口研究, 1988 (3) 51-54.
  [2]陈卫.2000年以来中国生育水平评估[J].学海, 2014 (1) :16-25.
  [3]郭志刚.从近年来的时期生育行为看终身生育水平--中国生育数据的去进度效应总和生育率的研究[J].人口研究, 2000 (1) :7-18.
  [4]杨凡, 赵梦晗.2000年以来中国人口生育水平的估计[J].人口研究, 2013 (2) :54-65.
  [5]郭志刚.对中国1990年代生育水平的研究与讨论[J].人口研究, 2004 (2) :10-19.
  [6]赵梦晗.我国妇女生育推迟与近期生育水平变化[J].人口学刊, 2016 (1) :14-25.

    饶健.我国受教育程度不同的女性其平均生育年龄情况分析[J].劳动保障世界,2019(09):75+77.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20190503/1581045.html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